对话神秘DeFi投资大佬:如何快人一步,发现有潜力的项目?

对话神秘DeFi投资大佬:如何快人一步,发现有潜力的项目?本文为加密货币研究者以及资深的DeFi行业参与者Hasu对推特账户名为@DegenSpartan(以下简称DS)的神秘DeFi投资者的采访。这位匿名的DeFi投资者是很多知名DeFi项目的早期投资者,其最知名的人设是Synthetix的“零号病人”,也就是最早发现这个项目潜力的人。他在采访中分享了自己寻找潜力项目的经验。此外,和大多数人不同的是,DS不看好Maker、YFI和其他所有治理代币。

(有趣的是,DS很关注国内加密社区动态,是巴比特推特@btcinchina的粉丝哦~)

本次采访涉及的内容有:

  • DS:堕落还是谨慎的投资者?
  • 他是如何发现(并卖出)顶级DeFi项目的?
  • 他的投资之道?
  • 如何成为Synthetix的“零号病人”?
  • 为什么他不喜欢Maker、YFI和所有治理代币?

对话神秘DeFi投资大佬:如何快人一步,发现有潜力的项目?

以下为完整的访谈内容:

Hasu:首先,非常感谢你来参加我们的节目,DS。我一直认为你的账号在所有加密货币推特中不仅是最具教育意义的,也是最有趣的。

DS:谢谢你的邀请!你的播客开播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听,我是你的超级粉丝,所以能出现在这里对我来说就像做梦一样。

Hasu:你身上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从一个在2017-18年高价买入以太坊的散户投资者,到世界上最大的DeFi投资者之一。你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是什么让你和其他有相同经历的人变得不一样?

DS: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最大的DeFi投资者,但或许是比较多产的参与者之一,实际上我算散户投资者,不是专业的。我有金融背景,在转投加密货币之前,我是传统市场的活跃投资者。当我考虑投资加密货币,或者在市场上采取什么策略来赚钱的时候,我认为这种背景给了我一个相当不错的优势。

Hasu:可以介绍一下在你进入这个领域之前你的技能和兴趣吗?特别是,是什么让你看到了加密货币和DeFi的潜力,并决定成为全职投资者?

DS:在进入加密货币领域之前,我就是典型的散户投资者——关注股票、债券、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一切普通人认为能够让自己提前退休的投资策略。当时很流行的一个概念是“收益型投资”,也就是找到一些可以给你固定分红或者收益的业务。这在当时是一个很流行的投资理念,让收入超过支出来获得“财务自由,提前退休”。

因此,我对收益型投资特别敏感,我会到处寻找既能带来可观收入/分红,又不会让资本面临风险的投资。我想说的是,大多数产品的回报率都和你期望的差不多,或者更安全的产品的回报率更低。当我进入密码领域时,我首先注意到的一件事是交易所和疯狂的套利机会之间猖獗的错误定价。

我不停地比较数字,做各种计算,因为我完全不敢相信。有很多情况下你可以用几千美元来赚取50美元的净套利回报,我看到这种情况一天内在多个交易对身上发生好几次。当然,50美元的净收入不算多,但如果你每天都能这么做几次,而且市场每周7天都开放的话……我做了一下计算,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可以通过套利获得惊人的回报。而且这个操作是完全手动的!

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套利之后,这让我更加坚定了我的观点——加密货币市场效率很低,而这种低效也意味着盈利机会,这就是我进入这个市场的动力。

Hasu:回到你开始说的,你说自己一开始是一个固定收益/分红投资者,我对此很感兴趣,因为这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我的预感,虽然你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堕落”投资者的人设,但实际上你是一个非常谨慎的风险管理者。我们必须聊一聊这个话题——为什么你决定选择“堕落”(指的是DS推特用户名中的Degen一词)做你的用户名?

DS:哈哈。也许将来没人真的相信我是堕落者的时候,我应该把自己重新塑造成PrudentSpartan。(谨慎的勇士)

当我打造自己人设的时候,我不想把自己限制在任何特定的币或项目上,所以我故意避免在我的名字里包括像比特币这样的东西。——我想要一些更中性的东西,但我也想要一些能时刻提醒我自己的东西,加密货币是一个非常疯狂的领域,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我想我的堕落人设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它可以作为一个非常明显的警告,让其他人思考我谈论的东西。但我从没想过我会有这么多粉丝。有时候,我真的希望那些不了解我的梗和幽默的新粉丝们不要把我说的都当真。

有时我担心,当我开自己交易策略的玩笑时,别人会因为我的影响力而跟单。我认为,通过不断做一些心理建设,我已经成功地将大部分的跟单行为降到最低,这样,粉丝们就可以在模仿我之前先思考一下了。

至于为什么会有Spartan(斯巴达勇士),纯粹是因为他们很厉害,很酷,不是吗?*大笑*

Hasu:我很喜欢你在推特上做的那些“心理建设”,因为这可以引发我的一些思考,很多推特大V都没办法坚持这一点。但我觉得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你不像推特上的大多数人一样惟DeFi是从。你很早就接触到DeFi,但同时你也是最早说“我认为这个行业发展太快了”的人。你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你看到了什么信号?

DS:8月底的DeFi价格高峰对我来说是一段非常非常疯狂的时光,流动性挖矿打得火热。我想说,DeFi炒作的开始可能是COMP的上线,基本上从那天起,我每晚睡3-4个小时,试图掌握所有信息。

我在这个领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我认为作为一名参与者我有很好的耐力,但是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个星期。但问题是,后来冒出来的东西的质量确实在迅速恶化:YAM之后有一堆用食物命名的复制品。YFI之后有一堆受YFI启发的“公平发布”复制品……

当人们意识到最优策略就是比其他人更早退出的时候,每个新项目的周期变得越来越短,然后每个人都试图抢在其他人之前套现离场。起初,YAM用了——我想——两周就结束了?我看到的上一个食物币的挖矿在一两天内就崩盘了!

当然,作为一个重度DeFi用户,我在这整个时期都非常活跃,从一个币挖到另一个币,站在前线,看到每一个后续的项目是多么糟糕,这告诉我,这种疯狂将很快结束!

从我个人角度来看,我认为Sushiswap已经是巅峰。这是这个领域迄今为止风险最高的DeFi挖矿形式。在此之前,只有当你足够勇敢或愚蠢地参与到挖矿项目的“二池”中,你才会承担风险(除了恶意的或其他智能合约风险)。

Sushiswap可以说迫使所有这些以前从未提供过流动性的挖矿参与者,突然向Uniswap注入数亿的流动性。

在此之前,DeFi代币的一个问题是它们非常缺乏流动性。如今,随着Sushiswap鼓励每个人都提供流动性,它为寻求退出的人创造了一个巨大的机会,最终离开这个巨大的流动性海洋。

通过参与Sushiswap挖矿,我每天都赚很多钱。这不现实了,我每天都对自己说:这太傻了,没有任何意义,还有什么比这更愚蠢的呢?每天都赚很多钱,这种感觉让我害怕,这让我停下来去思考,我可能应该抽身离开。上一次我有这种荒谬的想法是在2017年的高峰,当时我处理的并不好,哈哈。

Hasu:你的意思是,一旦奖励结束,这些代币的价格不仅会崩溃,还会有一些大户停止提供流动性?

DS:我猜测就像YAM和YFI一样,可能会有更多sushi的复制品用Uniswap LP份额作为‘一池’的挖矿资产,我们的确看到诸如sashimi和Moonswap这样的例子……但就像后来所有复制品的快速崩盘一样,我的观点是,在最初的回报阶段,它们都无法提供像Sushiswap那样多的流动性。而流动性的萎缩可能会导致大户在流动性尚可时退出。

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基本上每个人挖矿的年化都达到百分之几百……有多少人想要将这些资产转到他们的原生协议,希望它们能得到合理使用?有多少人冒着可能大量减少回报(相对而言)或一无所有的风险这样做?

我想是(1)DeFi挖矿日益疯狂的情绪和(2)取代Sushiswap这种挖矿模式很难,这两点结合起来,让我觉得市场可能会走低,这种疯狂不能永远持续下去。数字食物挖矿并不是永远免费赚钱的机器,哈哈。

Hasu:有一些项目已经让你赚了很多钱了,完全可以卖掉,但你是怎么做到控制自己的?

DS:我有一件事与其他交易者甚至投资者不同,那就是我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价格。对我来说,买入或卖出的决定应该基于对项目的看法。如果价格上涨,但仍有很多人持怀疑态度,或者你听到有人说,这只是刚刚开始尝试,我就会认为,还有更多旁观者的力量让这场盛宴继续下去。我认为接下来谁会买这些币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那之后还有人会买吗?但这绝对是艺术而不是科学。

你可以一点一点卖。在你卖币之前,看看一切是否顺利。每个价格高峰都有两面,但有些人似乎忘记了,你也可以在价格高峰后选择正确的时机卖出!只要你没有‘天哪我居然没有在最高点卖出’的心理,那你就能控制自己了。

Hasu:你怎么评估市场情绪?

DS:我认为这真的很难,但这也是我经常上推特的原因之一。你可以观察发生了什么。观察人们做了什么,他们感觉如何,他们下一步计划是什么,这些都可以反映大家的观点。我会用很多不同的社交媒体来观察,并且与其他投资者聊天,了解他们的感受,然后试图弄清楚不同类型的参与者下一步想做什么。

这可能是一种非常傻的做事方式。我相信一些统计学家会对我刚才所说的感到害怕,可能会给我一个白眼,尽管我认为这个方法还挺有用的。但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哈哈!

Hasu:在这类事情上,我总是相信实践者。你怎么看自己的投资方法?你提到了情绪,但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非常注重基本面的人。你通常持仓多久,你会同时做多和做空吗?

DS: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的方法一直是做逆向投资者,找到一个相当不受欢迎的理论和投资,并弄清楚是否真的有基本面可以逆转其命运。这基本上意味着我尝试在专业人士没有关注的领域研究。这意味着我并不是在和更聪明、更有才华的人竞争,如果是公平竞争,我绝对是失败的那一个。我反而是在他们还不知道游戏开始的时候就取得了胜利。这使我作为一个资本分配者的工作更容易,因为我不需要在与他人竞争时积累头寸,他们也不会出价抬高我的平均投资价格。

当然,我关注的并非所有不受欢迎的项目。这个想法也必须有一定的道理。将一个相当不受欢迎的项目与基本面改善结合起来看,我认为这是获得高利润的秘诀。

只要我认为还有上升空间,我就会一直持有,不过我可能会削减持仓规模,如果其相对于我的其他投资组合来说太大了的话。我几乎从不做空,因为我真的很不擅长做空,而且考虑到密码市场是多么不理性,我认为做空要困难得多,风险也大得多。我不认为做空是值得的,除非真的能有明显的发挥,我会用抵押品和流动性开空!

我认为在密码市场里做多肯定比做空容易得多。在最近的DeFi板块下跌期间,我对一直做空感到非常不安,我一直在想,我什么时候能回到牛市,只需要喊喊单就好了呢?哈哈!

Hasu:接下来我想知道你对一些项目怎么看。与其他项目相比,你和Synthetix的缘分很深。你被称为这个项目的“零号病人”,吸引了许多大型投资者。你跟我们聊聊Synthetix吗?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它的?你是如何发现它的潜力的?

DS:零号病人,很有意思的说法!

Hasu:你以前居然没听过这样的说法!

DS:我认为对Synthetix最好的理解是一个衍生品或合成协议,你可以做多或做空所支持的合成资产。由于这些头寸是合成的,这些资产不仅限于ERC20代币,而且还涵盖了非以太系的加密资产,如比特币和Ripple,以及非加密资产,如贵金属和股指。几乎没有限制——只要在某个地方有一个价格来源,它就可能成为这个平台上的一项合成资产。

老实说,我认为我看中Synthetix多半是瞎猫碰上死耗子。Synthetix最开始叫Havven,那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稳定币项目,他们当时在做的事是在每次交易完成时给协议费用加标签。但是GUSD、USDC,当然还有USDT这样的中心化稳定币,几乎让所有需要在每次交易中收取费用的稳定币都不复存在。

在我看来,转向合成资产是一件成功的事。但据我所知,这个过程更多的是社区对于这个项目的心态上的改变,而不是一个技术上的变革,因为它仍然有杠杆债务池模型,最开始Havven也是基于这一点——他们只是发现了合并债务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我猜我也被这个转变说服了,哈哈。我认为我更容易接受和消化这次的改变,因为我从技术上理解了为什么他们要改变,以及他们试图用他们的新方向做什么。

我仍然相信我的运气,但最主要的是Synthetix团队的智慧意识到他们可以做更大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SNX对我来说是一个好的投资,哈哈!

Hasu:我还记得以前读到过有关Havven的文章,当时我认为他们对转账收取交易费用的模式可能无法持续下去,但和你们不同的是,从那一刻起我就不再关注他们了。

从那以后,你对Synthetix的看法有什么改变?你对他们目前的方向满意吗?你认为他们的最终会有什么样的成就?

我想最重要的问题是,他们什么时候能放心地发行独立的美国证券?那将是整个合成资产领域的分水岭吗?

DS:也许目前社区中没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有这样的愿望,但我真的非常希望看到美元之外的合成稳定币被用于交易之外的目的,并成为‘官方’数字法定货币的替代品。

Synthetix在设计上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实际上可以辅助实现各种法币的加密货币版本,并且克服了任何托管机构在与市场其他部分互动时都会遇到的流动性问题。也许在遥远的未来的某一天,这可能会发生!

我认为,Synthetix的未来是成为一个多资产版本的BitMEX,允许交易员对多种资产进行交易,包括做空或做多,并可以选择使用杠杆。

至于独立美国证券,或许会发生在这个项目的进一步去中心化之后(这样就能不受监管行动的影响)?我认为我们正迅速接近这样一个时候,即团队不能控制一切,因此是‘充分去中心化的’。到了那个时候,你不可能把每个人都叫到一个房间里,然后让他们停止交易。

实际上,我认为分水岭时刻将是具有杠杆功能的第二层永续掉期交易,而不是独立的美国证券。

Hasu:在BitMEX上进行交易的方式是,它们只让外部市场参与者相互匹配,因此,每个客户的多头头寸必须匹配另一个客户的空头头寸。因此,无论在其平台上发生什么交易,BitMEX都不会产生任何资产负债表风险。

Synthetix的不同之处在于,SNX质押者会选择未偿还的合成资产。例如,每个sUSD对应的是short USD-SNX,每个sBTC对应的是short BTC-SNX,等等。

你认为这种做法有什么重大风险吗?质押者需要采取什么措施来对冲风险?

DS: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永续模式对我来说是一个分水岭。到那时,协议将会意识到头寸的不平衡,将会有资金比率,以使人们平衡头寸。

我很早就开始关注这个问题,所以我真的很想看到这个升级。我希望它能将Synthetix的风险敞口压缩到更窄的范围内,减少严重越位的风险。

现在对冲模式还比较笨拙。事实上,我认为人们对它的担心还不够!但是,Synthetix想出了一些权宜之计,通过BTC或ETH质押反向合成头寸来为做空者买单。自从该项目上线以来,头寸的不平衡和minters所承担的风险都大大降低了,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我认为这现在是一个小小的成功,但我真的认为这种方法还不太讲究。

Hasu:是的,我发现产出和质押iBTC和iETH可以得到奖励,因为这在某种程度上有助于减少质押者的风险,我也认为这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

说到Havven、sUSD等,你(还有我)过去曾直言不讳地批评过的另一个项目是Maker。你能再说一下你为什么不喜欢它吗?

DS:天哪,又要说Maker了,哈哈。我主要的批评是他们的设计,我觉得是不充分的,因为它缺乏应对负利率以及向DAI持有者收费以维持稳定性的能力,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它不能激励DAI的供应创造。

我对Maker设计问题存疑的另一点在于,这是一个三方系统:

  • DAI持有者/用户
  • DAI供应者/CDP持有者
  • 以及MKR持有者

我认为这样三种利益相关者的体系在每一种情况和决策中都制造了一种奇怪的紧张气氛,因为似乎总有一方会成为“输家”,而另外两方会从中受益。

最后一点不是关于协议,而是关于他们的代币价值应计设计。我不太喜欢买入即销毁的模式,因为你需要考虑到going concern和二级市场竞价。我更喜欢费用收集和分配模式,因为这更直接也更自私,但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安全避税/税收的决定。

Hasu:你说的going concern是什么意思?

DS:当你最终想要卖出的时候,它也许能无限期地持续盈利。与费用分配模式相反,如果它停止运作,至少你已经从分配的费用中‘收回’了一些投资。

Hasu:在3月份市场暴跌以及Compound挖矿使Dai价格持续飙升至1.05美元以上后,我认为其将达到一个沸点,最终被迫整合负利率。但他们所做的是在系统中引入中心化的稳定币——甚至不能从中收取稳定费。你对此有何看法?他们将重点放在整合现实世界的抵押品上,而不是用同样去信任化的抵押品发行更多的合成资产(不仅仅是dai)。

DS:是的,我认为接受中心化的稳定币作为抵押品确实影响了“作为一个纯粹的去中心化稳定币”的定位,然而Maker之前还很享受这样的定位。许多最坚定的支持者不得不进行大量的自我反省,以决定这个方向是否真的是他们可以支持的。我觉得他们的社区自3月份以来有了不少分歧。

我很想告诉自己说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事先计划好的,但这对他们的支持者来说太容易分裂了。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他们的未来是什么。它们的持有者似乎与现实脱节,他们花了好几个月才接受LINK作为抵押品,而MANA一直都是抵押品?我不明白。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在这一点上,我把Maker看作是一种娱乐。他们的未来是什么?我不知道。

Hasu:我想跟你聊的最后一个项目是Yearn finance。我相信你过去一直对他们持怀疑态度,并没有轻信炒作。你为什么不看好这个项目?当YFI最初达到40k时,你会怀疑自己吗?

DS:我一开始就不看好这个项目。我熟悉yCRV和iEarn的产品有一段时间了,因为我总是保持我追求收益的目标。我几乎不想要挖YFI,因为我在想,‘他们会治理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治理?他们管理什么产品流?他们可以投票转向代币持有人的费用在哪里产生?’但是,当然代币的价格是疯狂的,所以当然,我很难去挖YFI。

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要买这种币。Andre是否承诺过在退休之前,他会专门为所有的YFI持有者无偿工作?老实说,我对Andre一直在YFI的保护伞下发布新东西的行为感到困惑。

例如,yVaults真的是yVaults吗?对我来说,他们很容易变成AndreVaults,Andre自己在收取维护和管理机枪池的费用。但我猜他想要的是一个能够自我组织的机体。我并没有期望Andre继续做出一些东西并将它们注入YFI的保护伞下。

在yVaults不久之后,Curve推出CRV,并且引导这些机枪池去挖矿,这是这个领域的绝佳时机,这对参与其中的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有利可图的。所有人都对从机枪池流入的‘现金流’兴奋不已。但这些现金流是可持续的吗?在我看来,绝对不是。在这个世界上,收益率超过20%是一个迟早会得到纠正的反常现象。

当然,看到代币价格上涨,总会有这样的想法:该死,如果我一直持有到现在,我可以赚更多的钱!但从根本上说,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把币买回来。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可以把它当作一个有趣的交易组合来欣赏,但当我开始思考基本面时,那些数字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也许我真的越位了。我想我只能接受现实了。你不可能捕捉到每个有潜力的加密货币。即使我有YFI,我也没有信念持有它,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持有的时候卖掉了它,哈哈。

Hasu:我认为你的观点很有道理。如果未来流动性挖矿的机会没有大幅减少,我真的会很惊讶,特别是大型资金池运行完全透明,市场的其他部分也可以免费复制。

既然你提到了Yearn的治理能力,这就引出了我今天的最后一个话题。你一直是对治理代币持怀疑态度的。你是治理最小主义者(minimalist)吗?

DS:我从来没有真正考虑过自己属于哪一类人,但是,是的,我想我会说我是一个治理的最小主义者。看看现实世界,弊大于利!治理代币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他们以后可以对费用进行投票,这种想法我并不赞同。

治理代币在对代币持有者的费用进行投票时遇到困难,而且代币没有获得强劲的价值, Maker是不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我觉得,治理代币的持有者,与他们创造的价值相比,在很大程度上是在搭便车。持有YFI和未经审查的治理提案能创造价值吗?还是在YFI保护伞下运作的建造者才是创造价值的人?谁在创造价值,谁在赚取价值,这在我看来很奇怪。

或许将治理代币与更可量化的工作捆绑在一起,而不仅仅是投票表决提案,可能是让持有者成为价值创造者的更好方式,而不是(在我看来)搭便车的人。

Hasu:说得很好,非常感谢你抽出时间接受采访。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自链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