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链财经首页
  2. 资讯

科普 | Eth 2 Staking 指南:分片化的共识

科普 | Eth 2 Staking 指南:分片化的共识

作者: Carl Beekhuizen

翻译: 阿剑

来源:以太坊爱好者

特别感谢 Sacha Yves -Leger 和 Joseph Schweitzer 的指正。

Sharding(“分片”)是Eth2对比Eth1的许多升级之一。这个名词来源于数据库研究,就是将一个大的数据库切分为许多部分,而一个分片就是一个部分。那么放到 Eth2 和数据库的语境下,分片就意味着要把整个系统的存储和计算切分开来、相互独立地处理各分片,然后随实际需要组成最终结果。具体来说,Eth2 系统中包含了许多分片链,而每一个条分片链的功能(capability)都与 Eth1 区块链相似,这就能带来大幅度的可扩展性提升。

不过,在 Eth2 中还有一种不那么为人所知的分片类型,而且从协议设计的角度来看,这个类型可能更为激动人心:分片化的共识(sharded consensus)

 

分片化的共识

 

就像网络中最慢节点的处理能力限制了网络的吞吐量,单个验证者的计算资源也决定了能够参与共识的验证者总数量。因为每新增一个验证者,都会给系统中的所有其他验证者带来额外的工作量,那么随着验证者数量的增加,最终会达到一个状态:资源最少的那个验证者将不再能够参与共识(因为它不再能够全程追踪所有其他验证者的投票)。那么 Eth2 处理这个问题的方案就是 分片化的共识

 

分析

Eth2 的系统中有两种基本的时间单位,时隙(slot)和时段(epoch)。

一个时隙是 12 秒,这是我们预期可出一个区块的时间;区块其实是一种让验证者的投票能集合发布到链上的机制,不止于包含交易让链变得有用。

一个时段由 32 个时隙组成(因此是 6.4 分钟),在一个时段中,信标链要执行所有跟链的维护相关的计算,包括:合理化及敲定新区块、给验证者发放奖励和惩罚。

我们在本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提到,验证者会被分配到不同的委员会中执行工作。那么在任一时刻,都有验证者同时既是信标链委员会成员、也是某一个分片链委员会的成员;每个验证者在一个时段中都要发出见证消息一次 —— 为已经提出的信标链区块投票。

Eth2 的分片化共识的安全模型,基于这样一个观念:让委员会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整个验证者集合的准确统计学代表。

举例而言,如果整个验证者集合中有 33% 的验证者是恶意的,那么他们可能就会进入到同一个委员会中。那就完蛋了。

科普 | Eth 2 Staking 指南:分片化的共识

所以,我们需要确保事情不至于如此。换句话来说,我们需要保证的是,如果 33% 的验证者是恶意的,那么在一个委员会中只有约 33% 的验证者是恶意的。

我们需要两个举措来实现这一点:

  1. 保证验证者的委员会分配是随机的
  2. 组成委员会有数量下限要求

举个例子,如果单个委员会由 128 个随机选出的验证者组成,那么一个控制了全网 1/3 验证者的攻击者能够控制单个委员会的 2/3 验证力量的概率是非常非常小的(概率低于 2^-40)。

 

综合

验证者提交的投票叫做 “见证消息”。见证消息由几个部分组成:
  • 对信标链顶端区块的投票
  • 对 合理化信标区块/确定化信标链区块 的投票
  • 对分片链最新状态的投票
  • 所有同意该投票的验证者的签名

把尽可能多的部分都组合到一条见证消息中,系统的整体效率便得以提升,因为,在检查验证者的签名时,不再需要分别验证对信标链区块的投票和对分片链区块的投票,节点只需基于见证消息做运算,即可得知信标链区块的状态和每一条分片链的状态。

如果每一个验证者都提交了自己的见证消息,而每一条见证消息都需要被所有其它节点单独验证一次,那么 Eth2 的节点的开销可能会变得很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 “聚合技术”。

见证消息被设计成容易组合的形式,因此,如果有两个乃至更多验证者做了同样的投票,那就可以用一条见证消息把他们的投票都汇总起来,只需把签名字段放在一起即可。这就是 “聚合” 和含义。

委员会的投票在根本上来说也是易于聚合的,因为这些验证者都被分配到了同一个分片上,因此分片状态的投票和对信标链区块的投票很可能是相同的。这就是 Eth2 能随着验证者数量的增加而扩展吞吐量的机制。通过把验证者打散到委员会内,验证者将只需关心自己所在委员会的成员,也只需检查极少数从其它委员会处传来的、已经聚合过的见证消息。

签名聚合

Eth2 使用了 BLS 签名方案 —— 一种在多条椭圆曲线上得到定义、对签名聚合较为友好的方案。在方案所选定的曲线上,单个签名的大小是 96 字节。

如果占总量 10% 的 ETH 参与了质押,则 Eth2 会拥有约 35 万个验证者。这就意味着,单个 epoch 产生的签名数据量大小可能会达到 33.6 MB,那么一天就是 7.6 GB。那么,只要 133 天,签名数据就会超过 1 TB。

解决方案是,BLS 签名是可以聚合的。如果 Alice 提交了签名 A,而 Bob 所提交的签名 B 是对相同数据签的名,那么只需存储 C = A+B,就能验证 Alice 和 Bob 的签名。使用了签名聚合技术,整个委员会的验证者前面都可以聚合成一个签名。这样就能将签名数据的存储需求降低到每天 2 MB。

总结

 

把验证者分配到不同委员会中的设计,让验证 Eth2 所需付出的工作量降低了几个数量级。

对于一个想要验证信标链和所有分片链的节点来说,它要做的仅仅是监测来自每一个委员会的聚合见证消息,只需如此便可知道每条分片链的状态,以及各验证者对哪些区块 属于/不属于 信标链主链的看法。

因此,委员会机制帮助 Eth2 实现了两大设计目标:只需消费者级别的笔记本即可参与 Eth2 网络、支持尽可能多的验证者来实现尽可能的去中心化。

用数字来说明:大多数拜占庭容错式的权益证明协议只能支持数十位验证者(在某些案例中可支持数百位验证者),但 Eth2 可以支持数十万验证者同时为系统安全性作贡献,又不牺牲执行时延和吞吐量。

原文链接:https://blog.ethereum.org/2020/03/27/sharding-consensus/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577681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自链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lian8.com/317394.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联系我们

13120139199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pjy@zilian8.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