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链财经首页
  2. 资讯

以太坊如何被蚕食,DeFi能否拯救以太坊?

撰文:Kyle Samani,Multicoin Capital 联合创始人

编译:NewsChainer 

软件,是通过代码表现的人类思想。但恰恰因为如此,软件也受到了人类想象力的限制。

以太坊会是这样吗?

实际上,我们可以把以太坊看作是世界上第一台允许任何人在所需信任最小化(trust-minimization)、全局化、免授权、抵制审查等任意逻辑下编程的计算机,在这台「计算机」里,我们开启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实验浪潮。毕竟,如果我们可以回到 2014 年,你很难想象当时有人能预见开放式金融(Open Finance)和 Web3 蕴藏了如此巨大的机遇。 

从传统意义上来说,大多数软件应用程序都依赖于分立的数据库,但出于技术原因,捆绑各种软件类型的平台其实并没有获得人们所期望的效果。然而,在一台所需信任最小化的全球性计算机里,捆绑绝大多数各类的软件看上去似乎是可行的。通过设计,以太坊能够将每个应用程序捆绑在一个单一的全局状态之上。由于捆绑了各种各样的应用程序,比如博彩游戏、加密猫、开放式金融等,以太坊产生了货币溢价,其原生代币 ETH 也因此获得了超额价值,超出了简单 gas 支付所必需的原生价值。

随着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应用越来越多,ETH 代币功用也在增加,这可能也是 ETH 代币出现货币溢价的另一个关键要素。

由于市场对 ETH 代币的需求不断增长:

  • 整个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安全预算也在增长;

  • 流动性增加,让市场参与者更容易使用 ETH;

  • 以太坊区块链单一谢林点的力量在增长,比如品牌价值、与第三方的整合等。

链闻注:谢林点(英语:Schelling point,又译为薛林点,或称为聚焦点),是博弈论中人们在没有沟通的情况下的选择倾向,做出这一选择可能因为它看起来自然、特别、或者与选择者有关。

现在,以太坊已经成为了业内领先的智能合约平台,这主要是因为他们是行业内第一个这种类型的区块链。然而,虽然理论上以太坊能够编码任何可能的逻辑,但实际上,由于吞吐量、延迟和成本等因素的限制,目前以太坊应用依然非常有限。不仅如此,虽然以太坊所需信任最小化的特点令人信服,但许多开发人员已经意识到以太坊 1.x 版本,即运行以太坊虚拟机的工作量证明算法区块链,已经无法支持他们想要构建的应用程序了。

由于这些限制,开发人员开始选择在其他速度更快的区块链上构建应用程序。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 Web3 堆栈在许多不同的区块链中呈现着各种各样的形态,而不仅仅是在以太坊上产生。

问题是,哪些应用程序从以太坊中剥离出去了?哪些应用程序与以太坊的捆绑关系越来越密切?ETH 货币溢价对以太坊区块链的长期影响是什么?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问题吧。

纵向视角:太坊是如何被蚕食的

在早期阶段,比特币很大一部分流量其实来自于博彩类游戏,比如 Satoshi Dice,之后一些博彩游戏转移到了以太坊上,比如 FunFair、EtheRoll、DAO.Casino、Edgeless Casino、iDice 等。但是现在,几乎所有博彩类应用程序都迁移到了波场,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此类应用程序并不需要以太坊提供的所需信任最小化的保障,而像波场这样的区块链为博彩类应用程序提供了更好的平台,因为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用户交互(UX)而非所需信任最小化(DPoS vs PoW)。

与此同时,游戏开发人员正在构建一系列「新型游戏」,他们会利用区块链来记录游戏内资产的所有权。同样,这种类型的用例也不需要以太坊提供所需信任最小化的保障。实际上,虽然以太坊验证人在状态更新有效性方面提供了强有力的保证,但绝大多数游戏内商品的价值都不会超过 100 美元。这意味着,即便波场区块生产者违反了用户信任并窃取了用户的游戏内置商品,每个用户所遭受的最大损失不过是……100 美元。

目前,包括波场、NEAR 和其他非以太坊区块链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游戏产品上链,不少获得风投支持的游戏工作室也在寻求在非以太坊平台上构建基于区块链的游戏,包括 ITAM 游戏、Mythical 游戏等。

对于以太坊来说,他们最成功的早期用例要属 ICO 了,很多项目方通过这种方式为开源软件项目募集资金。从技术角度来看,项目方需要创建和发行代币,而不需要关注太多其他事情。但现在,通过以太坊做 ICO 这种用例受到了巨大挑战。随着 Launchpad 平台的推出,币安在 2019 年取得了很大进展,借助币安链(Binance Chain)的发布,币安正在积极构建一个支持开源软件募集资金的最佳平台,币安链的设计初衷就是为了支持数字资产的发行、支付和交易,虽然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但很明显,它将会成为蚕食以太坊的另一个「有力武器」。

不可否认,ICO 在以太坊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利用以太坊的可编程性,项目方可以突破受监管的证券转移限制,并且在以太坊区块链上(以注册证券的形式)发行代币来取代传统融资模式。

但问题是,ICO 这种用例似乎并没有找到理想的产品 / 市场契合度,一些基于以太坊的证券型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悄然关闭(例如,证券型代币发行服务商 Templum 最近转向了私有链),不少证券化的房地产类产品也都以失败告终。虽然我们看到一个证券型代币的发行正在迁移到 Tezos区块链上,但并没有彻底解决 ICO 缺乏产品 / 市场契合度的固有问题。由于证券并不属于不记名资产,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以太坊区块链提供的所需信任最小化的属性同样不是必须的。与此同时,私募股本中心化存储库服务 Carta 却在野蛮生长。

当然了,企业以太坊联盟(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一直在努力推动以太坊的发展,但效果同样不是非常明显,因为越来越多传统金融机构也在远离以太坊。摩根大通最近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 JPM Coin,而且还在积极推动其自己的许可型 JPM 区块链;而像 USCF Investment 这样的商品和替代投资产品服务提供商,也开始把业务迁移到其他工作量证明区块链 Kadena 上,因为后者使用的 Pact 编程语言更有安全优势,其他一些金融科技「财富 500 强」企业也会在今年年底将业务转移到 Kadena 区块链上。

另一方面,鉴于以太坊在发行和管理数字资产方面获得了巨大成功,我们很自然地认为可以将其应用在现实世界里的数字资产管理上。但现在,以太坊在这一领域同样遇到了很多竞争对手,比如 Tari 团队最近开发了一个全栈数字资产平台,旨在为现实世界里的活动,例如音乐会和现场活动的门票管理提供支持。Tari 团队开发了一个面向消费者的应用程序 Big Neon,目前已经在三个城市上线运营,预计今年年底会有更多人使用到这款应用。

稳定币项目 Terra 刚刚使用 Cosmos SDK 推出了自己的区块链,考虑到其团队在韩国电子商务行业里的背景和人脉关系、以及韩国民众对加密货币的普遍关注(韩国加密市场交易里占到全球总交易量的 30%),Terra 很可能成为零售商业里使用最广泛的区块链之一。如果市场竞争力越来越强,他们还可能会拓展到线下实体商业领域,并把服务范围扩大到领国市场。借助于韩国电子商务市场庞大的用户群,Terra 势必会得到快速发展,他们也可能会在自己的区块链上捆绑更多其他产品和服务。

2017 年,通过构建去中心化无线网络实现物联网愿景的 Helium 项目就早尝试在以太坊上构建产品和服务,但是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以太坊根本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因此,他们使用自己高度优化的区块链为本地 LP-WAN 节点构建了去中心化网络,他们的自建区块链也即将在部分城市推出。

即时通讯应用巨头 Kik Messenger 最初也尝试在以太坊上进行 ICO,并推出 Kin 代币,但他们也发现以太坊无法为其庞大的用户量提供支持。而现在,超过 25 万人在 Kik 自建生态系统里的 40 多个应用程序里使用 Kin 代币。

Top Network 一开始也打算部署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后来同样发现以太坊不适合他们的应用程序,后来转移到了 Algorand

Oxio 是一家为电信数据交换构建交易平台的移动虚拟网络运营商(MVNOs),他们也考虑了以太坊,但最终选择了 Stellar 区块链,因为后者可以提供更快速、成本更低的交易和一个原生去中心化交易所。

实际上,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这些例子其实说明了一点:以太坊无法在全球范围内为大量所需信任最小化的应用程序提供服务,开发人员已经逐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开始尝试其他区块链。

开放式金融

当然,我们也不能说以太坊一无是处,也别对其充满了悲观情绪。以太坊至少有一个其他生态系统没有的功能(用例):开放式金融,也被称为去中心化金融 DeFi。那么,为什么说以太坊在去中心化金融领域里有一定优势呢?

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为了让去中心化金融能够发挥作用,第 1 层货币的总市值必须足够大。让我们再说的通俗一点,如果一个区块链的总经济价值低于 10 亿美元的话,它其实是无法支持去中心化金融系统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相比于以太坊,其他智能合约平台还没有足够的财富和流动性支持去中心化金融,也很难与之竞争。而这可能会给以太坊带来一个良性循环:由于以太坊是唯一满足这个门槛的区块链,而且基于此用例会进一步增加 ETH 的货币溢价,因此可以为以太坊「天然」创造一个独特的护城河。

其次,去中心化金融的运作并不受以太坊某些缺陷(比如高交易费用和高延迟率)的影响。举个例子,用户如果想在 Maker 或 Compound 上获得 25,000 美元的贷款,他们根本不在乎多等待一分钟,或是多支付 1-2 美元的 gas 费,毕竟目前这种环境已经比通过传统金融系统申请贷款好 100 倍了。

鉴于上述这些原因,以太坊生态系统与去中心化金融相结合是很自然的。

以太坊 2.0

通过将应用程序拆分成单个的分片,整个以太坊系统将会实现更大的吞吐量和更低的交易费用。但是,鉴于分片具有不需许可的性质,如何获得应用程序如何跨分片实现各种功能的情况尚不清晰。

让我们举几个例子,比如:

  • 0x 合约是否存在于所有分片上(并在所有分片上支付状态租金),还是只存在于几个分片里?

  • 鉴于全局清算的永久性风险,Maker 合约是否允许用户在分片之间转移 DAI 代币?

  • 如果每天有 1000 万预测市场用户,但是一个分片仅能容纳 100 万用户,Augur 合约会如何在分片之间的管理市场交易并处理结果报告?

  • 以太坊上的域名系统 ENS 会如何在分片之间运作?

虽然上述问题最终是可以解决的,但可能需要等待漫长的过程,因为这些问题本质上是分片引起的二阶和三阶问题,只有当开发人员社区能够充分理解分片所有的细微差别并尝试使用各种解决方案之后,他们才有可能在分片区块链环境中部署应用程序。一旦完成部署,开发人员才能分析分片中的用户和数据流,然后才可以开发正确的模型,以匹配实际用例。

以太坊是在 2015 年夏季推出的,第一个上线的金融类应用程序可能是 2016 年 7 月的EtherDelta,之后是 2017 年底推出的 0x 和 Maker,在以太坊 1.0 上构建第一个未分片的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程序大约花了两年时间。考虑到分片会继续保持其模块性,以及未来的复杂性也会进一步增加,即便升级到以太坊 2.0 也不会带来太多改观(模块性和可组合性是去中心化金融发展的关键要素)。

请注意,我们在此并不是说以太坊 2.0 升级不好,因为这些问题并不只存在于以太坊 2.0 里,其他区块链同样可能存在类似的问题。

无论基础安全模型和延迟假设如何,任何分片应用程序都有可能面临以上文章提及的逻辑问题,分片本身是非常复杂的,或许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能真正解决网络扩容问题。不仅如此,即便在解决了以太坊扩容问题之后,分片同样可能会给以太坊带来更多复杂性和其他问题。

被蚕食之后,以太坊需要构建新的捆绑联系

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服务和产品离开以太坊,而且以太坊被蚕食的速度也会变得越来越快——尤其是在以太坊 2.0 还没有投产使用的情况下,除非开发人员用于构建所需信任最小化的应用程序的标准在整个分片和第 2 层解决方案(侧链,状态通道,zk 验证的链下计算等)中被广泛接受和理解。

ETH 本身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货币溢价,因为它与很多应用程序、流动性、安全性捆绑在一起,也提供了一个全局谢林点。虽然去中心化金融不太可能很快从以太坊区块链上剥离出去,但是当越来越多其他智能合约平台被应用起来之后,非常值得观察 ETH 是否还能保持货币溢价。

一方面,我们没有理由认为新的区块链会在短期内对 ETH 价格产生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如果以太坊真的会受到长期威胁,市场其实应该现在就把 ETH 的货币溢价给扣除,使其还原到真实价格。

实际上,由于去中心化金融本质上是一种以货币为中心的应用,因此大多数新的区块链不太可能在这一领域里挑战以太坊。所以在可预见的未来里,下一代区块链不太可能影响 ETH 的货币溢价。对于那些新创建的去中心化金融平台来说,如果想要获得成功,大多选择了拓展新市场,而不是直接与强大的以太坊竞争。因此,预计未来几年内会有更多智能合约平台代币出现一定程度、或是小幅度的货币溢价,但 ETH 并不会受到影响。

就目前而言,由于底层平台之间的差异依然较大,因此比特币和以太坊都能有效维持自己的货币溢价状态。但是,随着其他智能合约平台不断增长,与之「捆绑」的应用程序也会越来越多,他们各自的原生代币也同样会出现货币溢价。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自链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lian8.com/145663.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联系我们

13120139199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jjq@zilian8.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